你真该看看他离开你有多自由

-这是新世相的第1224篇文章-


Sayings: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段时间人类集体禁足,动物们都纷纷跑出来“团建”了。

这可能是动物们最逍遥的一段时光,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它们——

武汉的野猪步上长江大桥;


云南的孔雀在大街上闲逛;


奈良的鹿在马路上奔跑;



新加坡的水獭占领公园。


最近国内疫情缓解,越来越多人出来活动,想再见到动物们像这样撒欢,大概会越来越难了。

希望记住它们的这段时光,那是它们本来该有的样子:自由自在、不受打扰、不知畏惧,横冲直撞探索世界。

记住它们是我们的邻居,也是地球的主人。




前段时间武汉空城,路上空荡荡的。
一只野猪登上长江大桥,放开猪蹄跑,
仿佛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其实武汉野猪挺多的,但平时都躲在山里,昼伏夜出。
有时也会误入人类领地。
比如跑到学校里被人撞见,或者进村吃了当地人的庄稼。
就有可能被捕杀。


武汉大学珞珈山上的樱花开了好多天。

没人来看,狐狸下山了。
它叫珞珞,是武大的网红之一。

平时都待在山上修炼,不轻易现身。

值守樱花的老师猝不及防地偶遇它,有点懵:
远看以为是只猫,近看才发现——
珞珞下凡了。


两周前,河南一只猫头鹰钻进厨房,在油烟机管道里孵蛋。


别人正做着饭,它一下把管道啄了个洞——
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大概场景是这样:

盯。


盯盯盯。


吓得人不敢做饭,也不开火了,让它先使用。
现在好了,4 只小猫头鹰都破壳而出了。


宜宾一家幼儿园还没开学,这位同学却提前入园报到——
嘴巴像猪,脸像老鼠,是鼬獾没错了。
它其实是夜行动物,白天窝在洞里。
胆子也很小,遇到危险要么释放臭气,要么立刻打个地洞钻进去。
最近大概以为幼儿园不营业了,放心地出来溜达。
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委屈巴巴地缩成一团。
给它投喂一块肉后,吃到忘我,吃出快乐。


前两天,一只游隼入住了成都一栋电梯公寓,32 楼。
虽然住在屋檐下,但进食要站在城市制高点。


你差点就见不到这位邻居了。
上个世纪中期,由于人类滥用农药,游隼几近灭绝。
后来人类反省了,住手了。


但高楼大厦不断扩张,游隼又开始适应城市,从悬崖峭壁搬进摩天大楼。


当你返城复工时,它可能就在楼顶看着你呢。


最近新加坡大街上人少了,水獭放开胆子跑。
走路都是用冲的。

偌大的鱼尾狮公园,承包了。


这几年,由于野外栖息地减少,很多水獭搬进了新加坡。
其实新加坡人对它们还算友善,比如一群人等着它过马路。


但水獭特别没有安全感。
出门要抱团。


经常搬家,而且把家安在逼仄的桥底,谁也发现不了。


现在应该可以松口气了。


意大利的许愿池没人光顾,一对鸭子来这儿度蜜月。

晃晃荡荡,从早到晚。


以前根本挤不进来——

要么都是人。
要么都是钱。
这次终于轮到它们许愿了。



平时去日本奈良,你看到的鹿是这样的——

被游客喂到饱,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

鹿仙贝扔到头上,都懒得抬下眼。

疫情期间的奈良鹿发现人类莫名消失后,是这样的——

光着屁股跑出来,成群结队地横穿马路。


吃吃路边的草,也尝尝居民阳台上的盆栽。
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上个月底,四川雅安的大熊猫走上了 315 国道,
慢悠悠散步,又蹭蹭旁边的山沟沟,悠闲自在。

大熊猫很少靠近公路,怕人吵。

但从 1976 年到现在,在山地里建的公路越来越多。
栖息地被分隔成碎片,大熊猫们只好各自为家。
缺乏联系,就很难繁衍生息,这也是大熊猫面临的最大威胁。

近来车流减少,滚滚可以跨过公路去走亲访友了。


20 多天前,济南的孔雀走出围栏,大摇大摆地逛街:


两只公的,一只母的,挺胸抬头地溜达。

以前见到孔雀,要么在动物园,一群人围观它开屏。

或者在养殖场,几十只挤一窝。

差点都忘了,孔雀是百鸟之王。


各地水族馆因为疫情关闭后,馆长把企鹅们都放出来玩了。

这是日本水族馆的企鹅,第一次春游,蜂拥而出。

一哄而散。


这是芝加哥谢德水族馆的,呼朋唤友,摇摇晃晃:

单身的企鹅只能勾着脖子看水獭。

而有对象的已经开始约会了。



十堰一位猴哥从山里跑进了小区,特别嚣张。
坐在大路中间啃苹果:
跟哮天犬打成一团,互相碾压:

它也就是这几天还能放肆玩,十堰的警察说了:

等疫情结束,就捉猴归山。


前几天在云南,村民下地干活儿,3 只小豹猫从甘蔗地里窜出来。


特别小,奶萌奶萌的。


村民没见过,差点当成普通小猫拎回家养了。

其实几十年前,豹猫在村子周边很常见。
后来很多人打猎,扒皮卖钱。
最夸张的是 70 年代,在盛产豹猫皮的安徽,10 年杀了 10000 多只。
豹猫也怕,退到远离村子的山林里。

这次幼崽们进村,也算回老家了。


前几天,常住大兴安岭密林里的狍子下山了。

闯进了医院,结果卡在栏杆里,大半个屁股挂在外面。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累了累了趴下了。


在东北,你可能没见过它,但一定听过“傻狍子”。

反应慢,见到人要愣半天,才想起来跑。

要是猎人大喊:狍子!它还会停下来看看谁在喊它。

同时受惊的屁股会炸成白色爱心。


由于太好抓,狍子数量锐减,已经在 2000 年被国家禁猎了。


蜂猴平时都住森林里,前几天突然落到云南一个村民家门口。
看到有人过来,圆圆的眼睛瞪了 5 秒后,竟然抓着树枝睡着了。


很多人不知道,蜂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看蜂猴长得太可爱了,就抓来养。


而且它行动缓慢,反应弧超长。更可爱了,也更容易被抓了。
1999 年,蜂猴数量还有将近2000 只,
到 2009 年,只剩 630 只。

最近春江水暖,“微笑天使”江豚露面了,在滨江外滩。
趁着船还没那么多,江豚跃出水面呼吸玩耍,跳了一下又一下。
自由自在,可可爱爱。


据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长江坐船,经常能碰见。
但在经过几十年的捕捞、船舶误伤以及航运干扰后,特别少见。
1990 年,长江江豚有 3600 头。
到 2018 年,只剩 1012 头了。


素材来源:@一宝suer、@翠屏公安、@云南野生动物园、抖音@云南广播电视台、新京报我们视频、青蕉视频、梨视频、一点资讯、浏阳日报、龙虎网、纪录片《野性都市》、《极速游隼》


撰稿:胖丁

主编:李妙多


晚祷时刻:

记住它们自由自在的样子。

等疫情结束,

人类放心出门时,

也请让它们放心地生活在地球上。




世界是我们的,

也是它们的。

↓↓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你真该看看他离开你有多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