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剧拍不出真正的独立女性,但这部台湾高分剧拍出来了

这几年“独立女性”这个标签很受欢迎,但娱乐圈真正做到这四个字的很少,无论是明星还是影视角色,很多女明星虽然家产万贯、万人景仰,但面对出轨丈夫,能做的只有“且行且珍惜”、“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北京女子图鉴》《欢乐颂》《都挺好》等影视剧里,女主角们轻轻松松就打拼成了高管,实现人生的三级跳,仔细想想就发现,其实他们无非也就运气好,主角光环太大,总有一堆为他们上刀山下火海的暖男。

其实现实生活中并不缺少独立女性,为何这些热播剧都呈现不出来呢?最近八先生追了大受好评的《我们与恶的距离》(豆瓣评分已升到9.5),发现了一个真正称得上“独立女性”的角色——应思悦。

应思悦,人如其名,她有乐观向上、坚毅的性格,主要社会关系如下:一个患心脏病的父亲,她看不惯后妈,所以独自在外面住;一个“云男友”,两人多年异地恋;一起住的是刚毕业的电视台编辑李大芝和青年导演弟弟▼

事业上,应思悦开了一家果汁店,生意很一般,但她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了明确的目标,一定要撑过五年,所以一直坚持开着▼

感情上,“云男友”温柔体贴,两人虽然异地,但也能经常视频聊天,坚持多年,准备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她乐在其中。然而,种种磨难接踵而来,先是事业受挫的弟弟精神分裂症爆发,闹了一次大事件▼

跟精神分裂者相处本身是十分危险的,也很受折磨,因为患者经常出现幻觉、过激行为,也不听话。后妈并不想把弟弟带回家照顾,所以应思悦只能挑起了这个胆子。弟弟因病性格暴戾,抗拒吃药导致病症复发,她也没有放弃照顾他。

应思悦的爸爸因受刺激,心脏病复发住院,她的租客李大芝的身份(杀人犯的妹妹)还被媒体曝光了,丢了工作。李大芝的特殊身份让她承受着来自受害者家属和键盘侠的巨大压力,应思悦并没有像键盘侠一样骂她、嫌弃她,而是给予鼓励和安慰,还建议她没事做可以到自己的店里当帮手▼

后来李大芝到应思悦的店当帮手,被不良媒体以“杀人凶手妹妹走出阴霾”为标题曝光,受害者到店里闹事,媒体堵得门口水泄不通,只有应思悦勇敢站出来为孤立无援的李大芝说话▼

李大芝被曝光后,店里生意一落千丈,员工闹辞职,还劝应思悦辞退李大芝,但她不为所动。

在这样的逆境里,最大的安慰应该是来自“云男友”,两人视频聊天时,他就信誓旦旦表示:“我爱你,这辈子我们要一起走下去,我们要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

病床上的老爸夸她男友:“他只身在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觉得他对你是有心的。

应思悦却不敢苟同:“我一个人这么久,我也没有去找别的男人……凭什么他就难得,我就应该?”(这才是与时俱进的男女平等观念吧?)▼

但“云男友”回来筹备婚事,应思悦才逐渐认清现实。

之前各种甜言蜜语的男友,原来只是个常把“我妈说”挂在嘴边的妈宝男▼

一个“妈宝男”怎么可能跟她一起面对那么多困难呢?

果然,当应思悦的弟弟喝醉了,吐到了“云男友”开过来的车,他马上脱口而出抱怨:“诶诶,我姨丈的新车,我回去怎么交代啊,早知道不开车了。”▼

她十分不爽,直接打电话叫别的朋友开车来接。

李大芝被曝光后,店里被记者围堵,她打电话让男友开车过来接,男友挂了电话后就发短信让她自己走,因为“不想跟这种人扯上关系”▼

后来男友还登门让应思悦搬家,一起去广州住,她拒绝了。

两人大吵一架,应思悦彻底明白他不是那个能陪自己面对困难的人,于是果断决定分手,把他送的礼物和赞助开店的钱都还给了他▼

两人吵架闹分手的时候,“妈宝男”终于将内心那种自觉高人一等、觉得她条件不好的想法说了出来:“你知不知道广州有多少女人想贴我……我还不是看你不贪我钱,还会照顾我妈……我娶你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应思悦怼了回去:“谁给你的错误观念,我结了婚只能伺候你家,我家人不用顾?”▼

她也没有觉得自己条件不好,更不会自卑:“我条件这么好,我个性这么好,我配得上比你好两百万倍的人!”▼

一连串的事故,加上失恋,让应思悦几乎崩溃。就算这样,她也始终保持一颗面对困难的勇气,不抛弃不放弃,尽最大的努力让事情变好,同时不忘打败内心的消极情绪,找朋友倾诉、帮忙▼

应思悦这个角色不是女主角,但绝对是《我们与恶的距离》里最坚强最有力量最有担当的角色,真正配得上“独立女性”这四个字。

什么是“独立女性”并没有绝对的定义,跟做什么工作、富不富裕、有多少男人追、漂不漂亮都没关系,但她至少应该是个有正确的三观、敢于担当、能独立思考、事业和经济上不依赖别人的人。你觉得国产剧里还有哪个称得上“独立女性”的角色呢?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内地剧拍不出真正的独立女性,但这部台湾高分剧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