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盲盒”被公开出售,是谁成全了“快递耗子”?|新京报快评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快递盲盒”被公开出售,是谁成全了“快递耗子”?|新京报快评

新京报评论 新京报评论 2020-07-17


不好意思,这不叫回收再利用,叫侵权。


▲资料图 来自视觉中国


文 | 马涤明


快递也有“盲盒”?

 

日前有媒体报道,有市民反映自己网购偶尔会收不到快递,因为都是些价格不高的小物件,所以没去深究。一次不经意间,她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发现,有卖家出售“快递盲盒”。价格从10元到30元不等,可随机开出美妆、食品、服饰鞋帽等。卖家强调,开出什么全凭运气,但物超所值。

 

而在“快递盲盒”来源上,卖家说法跟记者调查结果大相径庭:卖家说,所售“快递盲盒”是无人认领的弃件;记者买到很多“弃件”后发现,包装上的买主信息都很清晰,且大多能联系上,只需一个电话就物归原主了。这难免让人怀疑,网售的“无主快递盲盒”是不是某些快递员、某些代收点恶意截留后卖钱?   

   

退一步说,就算有些快递真成了无主件,快递员、快递公司、代收点都无权处置,而应按邮递业法规、民法原则处理。

 

按理说,找不到收件人的情况下,快递件应该返还寄件人,投递人没有处置无主邮件的权利,否则属于民事违法行为;若是代签收,然后私自处分、据为已有,那更是涉嫌偷窃了。

   

网售“快递盲盒”若连收件人个人信息一块出售,就更叫人细思恐极,这等于说,收件人姓名、住址、电话号等被全裸了,哪里仅仅是“损失些小物件”那么简单。

       

最叫人担心的问题还是,售卖“快递盲盒”会不会发展成为又一种黑产?某些快递员、代收点截留隐匿小物件,是占小便宜心理作祟,可如果这种占小便宜的事屡屡得手,日久累积成大便宜,不少“丢失快件”的客户因价格不高而不深究,某些人的贼胆恐怕会越来越大。

       

对于不法现象,我们常说要打早打小。而售卖“快递盲盒”这种事,就该早点打。这里面,客户确实有必要提高维权意识,勿以损失小而弃之,勿以恶小而纵之——要知道,损失个把快件事小,但个人信息被拿到网上一起售卖,就有可能给自己埋下雷。

       

更重要的防控环节,还是在快递公司。如果快递公司能对每次客户查询都能认真对待,查实恶意截留行为后能严肃处理,对某些行为不端的人自会形成更有力的震慑。

       

“快递盲盒”既然已明目张胆地在网上售卖,实际上无异于一种自我举报,加上有媒体采访证实,行业主管部门、相关执法部门有必要介入调查。对于涉嫌盗窃、销赃的人,还有必要依法严惩。

 

不仅如此,对疏于监管的快递公司,也应按照《快递暂行条例》的规定,该罚的罚、该吊销经营许可证的,也不能手软。只有严管严罚,才能维护客户利益,净化快递市场秩序。

       

马涤明(媒体人)

编辑:井彩霞   校对:卢茜


推荐阅读:

歙县茶企3000吨茶叶被泡,多方援助就是保企业稳民生|新京报快评

青年作家助学贷款“被逾期”:银行纠错不该耗时5年|新京报快评

美国修改留学生签证新规,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短视与算计|新京报快评

“关公大意失荆州”,荆州大意“伤”关公?|新京报快评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新京报评论 微信二维码

      新京报评论 微信二维码

      新京报评论 最新文章

      “快递盲盒”被公开出售,是谁成全了“快递耗子”?|新京报快评  2020-07-17

      学校让中考考生住浴场大厅,说好的保障服务呢?|新京报快评  2020-07-17

      海参池塘放敌敌畏,真不把消费者健康当回事|新京报快评  2020-07-17

      特朗普更换竞选主任,还有多少戏?|京酿馆  2020-07-17

      都说朋友多了路好走,你愿意和这几个高端微信号交朋友吗?  2020-07-17

      用好“抗洪贷”,给受灾企业一个“翻身机会”|新京报快评  2020-07-16

      “下药男”被刑拘:未得逞亦难消“约会迷奸”之恶|新京报快评  2020-07-16

      影院有序恢复开放,生活“缺口”正一点点补齐|新京报快评  2020-07-16

      二季度GDP由负转正,显示中国经济独特韧劲|新京报快评  2020-07-16

      发展“新个体经济”:互联网红利不只属于“大厂”|新京报专栏  2020-07-16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快递盲盒”被公开出售,是谁成全了“快递耗子”?|新京报快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