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题作文:读库的老六伯伯太难了!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同题作文:读库的老六伯伯太难了!

童书妈妈三川玲 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2020-06-11


每本书被运出去的时候,都像是在天堂的婴儿去往他们未来的家里一样。

转自公众号:12岁的间隔年

写在前面:

我们家的同题作文又来了。

这次写的是,2020年6月6日星期六,我们一家去江苏南通参加读库新库房发布会的感受。

参加完的当晚,我们在酒店每个人做了三分钟的回顾——在回来的火车上,我们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写了同题的作文。

▲火车上正在写同题作文。



我最大的感受:老六伯伯太难了!
by 白羽梵(12岁)

参加这个发布会,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读库的创始人——老六伯伯太难了。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读库了。实际上,大概是我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认识老六伯伯了!

但是,今天我才算终于了解了读库。

读库这个名字很直接,就是存放书的库房。但它也是一个出版公司,像是我有一段时间最喜欢用的画本《孩子,你是怎样出生的》,就是他们出版的。

因为是我妈编辑的,所以我们家堆了很多,我也占据了很多,画满了三本。

读库出的书,是让当时的我觉得“很高级”的书,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和普通的书不一样的气质。

这次读库开发布会,是因为他们搬了库房。

说起来这件事,就能深刻的感受到老六伯伯的“难”。

原本读库的库房在北京。

北京对厂房的标准很严,然而符合北京严格标准的库房并不是那么多,甚至可以说,大部分都是不符合标准的。

要租符合标准的库房,那就要付出相应的钱,北京珍贵的没有多少合格的库房要的钱可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其实当那些检查人员屡次来检查,而且周围的房子也面临拆迁时——很可能,这个库房就要被拆了。

老六伯伯对此十分担忧。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他要赌这库房会拆。

在北京,老六伯伯先后有几个库房,做了十来年左右,现在他决定要从北京搬走了。

在搬的时候,他发了一封求助信,要大家帮帮他,就是尽可能的买一些书,让读库有足够的钱来做搬库房这样一件重大的事。

在这篇文章下面,我看到一条评论是这么说的:

老六的库房在山旁边,有一次把书运进库房的时候,山洪突然爆发了。雨水混合着土变成大量的泥哗啦哗啦的冲下来,一车车的书都没有幸免于难,一场山洪,就把所有的书都淹没了。

在这场山洪中,只有老六伯伯买的一些布得以幸存。

灾难过后,老六伯伯的老婆说:“这些书是跟我们经历过大灾大难的了,应该把它们留着。”

在这样的困难的情况下,老六伯伯也没有发求助信,只是发了一个“报平安”的简单的文章。

而这次搬库房,老六伯伯都发了求助信,可见是有多么困难。

在经历七个月在全国的奔波,老六伯伯终于在合适的城市找到了合适的库房。

在这个库房里,他开了这个发布会,并且叫了我们一家参加。


在库房里办一个发布会这件事听起来是挺疑惑的,因为在我的想象里库房都是脏不拉几并且充满工人吵闹的叫声的。

出租车司机也显然对我们去库房,却穿着正装感到疑惑。

但是我看到库房的第一眼就呆了,因为它实在是太干净了,跟我们的空间一样干净。

还有大大小小的机器人在忙活着给我们做演示,看起来可谓是很高级,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所有库房都这么干净的话,我觉得咱们都能直接租一个库房办活动了。

我也深深羡慕在这个库房里的书,它们都有被好好对待,安安稳稳的被放在一个安静的,一个真正懂它们的人的库房里。

每本书被运出去的时候,都像是在天堂的婴儿去往他们未来的家里一样(此时你的脑袋里应该浮现出一只仙鹤叼着一个装着婴儿的袋子飞往指定的家并温柔的把这个袋子放下)——别的书可没有这种待遇!

虽然我爸我妈天天念叨的“老六老六”,但是知道今天我才彻底了解老六伯伯帮助了哪些人、经历了什么困难,也看到了他帮助的人给他的回报造就了今天我看见的库房。

闻着现场活动小布包发散出的山洪的泥味儿,我第一次觉得一个库房是那么地伟大与不容易。



在读库,参加了一个奇怪的发布会
by 白滔滔

先介绍下读库。

大家不是都知道读库吗,为啥还要再介绍呢,这里面有两个原因。

其一,我们自己,身在文化、出版的领域多年,所以,总觉得大家都知道读库。

但是,这次我到无锡参加混沌大学的学习,我所在的小组,有10个人。当我说起上完课后,要接着去南通参加读库的活动时,大家都没有啥反应。

我稍微一愣,就恍然大悟了——我们小组的这十个人,来自农业、室内设计、纺织、投资、地产、教育、美妆、航天等等领域,能够和出版有交集,且知道读库的几率,实在很小。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跟他们讲讲读库。

其二,就算是文化、出版领域的人,难道就很熟知读库了吗?

其实不然。

就拿我来说吧。早在十几年前,我就知道老六(张立宪),在做一件很“傻”的事情,就是一个人办了一份杂志《读库》(以书代刊的形式)。

《读库》是一本很奇怪的杂志,每篇文章都很长,上万字很正常,好几万字也不稀奇。

作者很多都不知名,有的是警察,有的是教师,都是普通人,但写得真是好。

很多时候,一个选题,一写就是几个月,绿妖写周云蓬,就是那样——写完后,他们就在一起了。你说,这功夫用得深不深。

当时,我在南方报业集团,做一本杂志的执行主编,对老六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做杂志,钦佩不已。

那个时候,我是《读库》的读者。

后来,我来北京的时候,朋友就介绍我们认识了——一起去地摊儿上喝啤酒。

老六有一个习惯让我印象很深:他喝啤酒自己数瓶子,喝六瓶就不喝了。

再到后来,我自己当上了北漂,来到北京创业。

也真巧,某个阶段,我的公司和读库做了邻居。有时候,我和三川就会来到老六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聊聊天,谈谈心。

而后,我也离开了那里,在家里和三川做童书妈妈了。

我们自己策划的一本书《孩子,你是这样出生的》,在读库出版了——这本来是我们一个要放弃的项目,老六算是救了我们一把。

童书妈妈起步的时候,开始在网上销售图书,难题马上就来了——那个时候,是2013年,出版社自己还不能发货,我就得从出版社进货,放在家里,然后,自己快递出去。

很快,家里就堆不下书了。我们决定向大家求助。

老六马上安排我们去了读库当时在北六环的仓库,说,在这里给你们辟出一个角落,作为童书妈妈的仓库。然后呢,读库也把物流等一并做了。等你们什么时候不需要读库的库房了,可以随时离开。

老六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又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后来,我跟三川说,以后无论老六跟我们提任何要求,我们都一概答应。

于是,童书妈妈在那几年的读者,都是从读库的库房里收到图书的。后来,出版社可以发货了,我们也就没有继续用读库的仓库了。

再后来,读库开始做童书“读小库”了,老六找了圈里的一众朋友,一起去聊聊。等读小库的书陆续出版之后,我们就是在图书销售上的合作了。

你看,我们和读库还是有挺久的渊源的。但是,说实话,大家各自忙各自的,这几年读库发生了什么,我其实也并不知道。

三川跟我说,读库要在南通,做一个发布会,我自己也是不太清楚。

好了,说完原因,也大致把读库和老六介绍了一下。

想更多了解读库和老六的,可以自己再去查查。


这场发布会有六件奇怪的事情:

一、在南通,读库库房,一个发布会?太奇怪了。

之前,我是知道读库库房的变迁的。

尤其是,去年库房在北京面临变化的时候,读库面向读者的求助——要搬迁库房,但是,那么多的书搬家的成本很高,希望大家从那里买走,减少损失。

说实话,要是别的机构发布这样一篇文章,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是一个“营销活动”。但是,正是因为读库,他们十几年来所积累下来的信用,让大家选择了信任。

然后,就有了读库的库房离开了北京,来到了南通的结果。

这个过程,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为啥要在新的库房里做一个发布会,谁来参加呢,发布啥呢?

我们去会场的时候,司机看了看地址,自己确认了一句:是在农场呢。

然后,司机又跟我确认了一句:是真有一个读书的仓库吗?

我很冷静地回答说:是的。有很多书的仓库。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标准的物流基地——读库是是其中的一个。老六说,在北京,消防是库房的命脉——但要求很高,大多数的仓库,永远处在整改和处罚的循环里。而这个库房,是新建的,完全可以满足所有的消防要求。

读库的发布会,就在仓库的一个临时区域里举行的。

二、读库的老朋友没来。真奇怪。

过去读库的活动,往往会有老朋友来加持——比如白岩松、柴静、陈晓卿……那么,这次的活动,来的人都是谁呢?

到了现场,我们才发现,这次来的人,大概有三百多人吧,并没有公众的明星,都是围绕着“出版”的每个环节的人。

纸厂、印刷厂、物流、地方管理、编辑、作者、译者、图书设计、销售渠道、自媒体、读者……很有意思,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一个发布会。

三、一场可能参与直播的人,多过看直播的人的直播。真奇怪。

老六把介绍新仓库的环节,也做了一个线上的直播。

他说:“如果不是读库的忠实读者,谁会来看一个仓库的直播啊!”

他又调侃道:“咱们现场三四百人,可能是历史上,直播的人多过看直播的人的一次直播吧。”

不过,我看直播的页面上,好像有几万个读者吧——这也是很奇怪的呢。


四、不像是发布会,更像是老朋友的聚会。真奇怪。

在现场,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

然后,有一位朋友留言:从图片看,我应该在你边上。

这时,一个人回过头来,摘下口罩,原来,是新世相的张伟。我们,应该是属于新媒体和销售合作的那部分朋友吧。

我看到,还有出版界的前辈董秀玉老师在前面。更多的,是在朋友圈里见过,但没有见面的朋友——看着彼此的名牌,在现场相见。

现场有很多读库的读者,其中有一位很特殊。他比老六还大几岁,这么多年来,坚持每年用最传统的方法,从邮局给读库汇款,以至于读库有一个专门的卡,每年就收这一笔钱。

就是上面图片中,穿蓝色T恤的人。

五、一个独立的出版机构,为啥要有这么一个堪称豪华的仓库。真奇怪。

我其实参加完了发布会,都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

要知道,这个仓库,看起来真的很高大上啊——搬运书的,已经不是人了,是机器人啦!

过去,库房的人,每天要走两万步——我的朋友圈里,有读库的人,长期霸占微信运动的前五名——而现在呢,人基本不用大范围走动,每天几百步就可以了!

这难道不是亚马逊、阿里、京东才应该做的投入吗——怎么一个独立的出版机构要做这么大的投入呢?

而且,老六一直都有库房情节,之前在北京的一个库房遭遇山洪,损失惨重,都没有击毁他的库房梦想。

仅仅是为了让书很有体面地呆着,然后,很体面地送到读者手里吗?

后来,三川告诉我说,其实,这是老六决心要形成一个完整链条的决心。

否则的话,他就会在用纸上妥协,在库房上妥协,在包装上妥协、在装帧上妥协、在设计上妥协、在定价上妥协、在图片使用上妥协、在稿酬支付上妥协、在译者费用上妥协、在采访费用上妥协、在文章篇幅上妥协、在文字品质上妥协……

最后,就是现在出版界很多“不得不妥协”的现状。


六、发布会上有好吃的泡芙,大家主动收拾会场。真奇怪。

这个发布会,没有人觉得是要“被招待”的。

大家好像就是来到一个自己朋友的新家的感觉。真心为读库感到高兴,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一点儿什么。

会场上有一些点心,出乎意料的好吃——有人热情地招呼大家多吃一点儿。我们也乐意多吃一点儿,省的吃不完还不好处理。

我的直觉,这应该不是读库随便找了一个蛋糕店买来的,而是朋友来支持的。

会场活动结束的时候,折叠椅要收拾出来,很多来参加活动的人,会很自然地顺手把自己做的椅子送到边上。

我觉得,这才是读库最有魅力的地方。

好了,这就是我们一家,在2020年六月六日行星期六,在南通读库的库房,参加的一场老六主持的很奇怪的发布会——我所感受到的六点。

我很喜欢小丸子的那句话,“每本书被运出去的时候,都像是在天堂的婴儿去往他们未来的家里一样”——

作为读书人、编书人、写书人、爱书人,谢谢读库,祝福读库!



读库为什么要给库房开个发布会?
by 三川玲

01 传说中很酷的库房

“丸子妈,我们的新库房收拾得差不多了。6月6号,你们有没有兴趣来南通看看?最好带上小丸子,还是很酷,很值得体验一下的。”

2020年5月29号晚上10点,六哥给我发了这样一则邀请微信。

我得到的信息是:库房,酷,值得体验,带丸子来。

当然还值得会心一笑的信息是:6月6号,六哥做所有事情都是要跟6扯上关系的。

于是我就带着丸子从我们住的秦皇岛去江苏南通,买票的时候才发现居然火车飞机都没有直达,我们去这里基本上需要用一个白天的交通时间。

“妈妈,我们去南通干什么?”

“去参观六哥的库房。”

“为什么要去参观库房?”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参观库房。”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去呢?”

“因为这对于六哥很重要,所以对于妈妈来也很重要。”

“我不明白。”

“就像你最最好的朋友说她有个最重要的事情要你去,你是不是问都不问就赶紧去了。”

“是的,妈妈。那为什么六哥对于你这么重要?”

“为什么,因为十年前我在向东叔叔家读了一篇写郭德纲的文章,写得太好了,我一口气读完了,然后我把这本书也一口气读完了,那本书其实是一本杂志,名字叫《读库》。然后我回了广州的家,一口气把读库以前的所有的杂志都买回家了。”

“嗯。”这是她不太满意答案的意思。

“妈妈的很多想法,都是读库给的。”我说。

“嗯。” 她说。

“我第一次给书写序,是读库的书,叫《下乡养儿》”

“嗯。”

“我的名字第一次放在作者名的位置,是六哥放的,那本书叫《孩子,你是这样出生的》”

“嗯。”

“我第一次做主持人,是主持读库的活动,对谈的两个人,一个是六哥,另外一位是台湾的大才子大出版家郝广才。“

“嗯。”

“要知道读库以前的活动请的主持人都是白岩松柴静这样的名人呢。”

“哦。”她说。

“爸爸失业,妈妈也很想辞职的时候,我们在网上卖书,六哥主动给我们提供仓库,他知道跟书打交道的人的苦。”我说。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还帮你填过快递单,搬过书,真的很累。”她答。

“看来库房真的帮助人。” 她又说。

02 然而这个库房并不怎么酷

丸子进了读库的物流基地,她说:

“啊!就是一个仓库啊!”

“啊!好干净啊!”

她指着运货的机器人说:

“这很像大型扫地机器人。”

然后她就坐在那里,不说话想自己的事情。

过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吃点心。”

对于随时可以去迪士尼,甚至可以去太空发射基地、经常刷B站和老福特的她来说,读库的物流基地谈不上酷。

发布会也谈不上酷。

本来是六哥骑着两轮平衡车做直播的,结果却是放的两天前拍的视频,当然六哥马上坦率地承认了。

不过我好奇的是,六哥假装骑出去巡仓库的那段时间,他在干啥?

他回来的时候,背和腰僵直,头发被汗水打湿了结成一绺绺的,我看着心疼。


坐好,六哥讲仓库的故事,作者亮相,主持人在中间打断抽奖给直播的观众,出版界前辈董秀玉老师讲话,放一个感谢视频,吃点心,结束。


这个发布会过程,并不怎么酷。


03 有一个库房这件事情本身很酷


读库有自己的库房,这事情本身不酷。因为所有的出版社都有自己的库房。


关于出版社库房,我曾经有一段屈辱回忆。


十几年前,我在出版社工作的时候,有一位看上去很会管理很懂大数据的领导,组织编辑去参观库房。


然后指着一堆书,对一个编辑说,这已经放了N年N个月了,再放下去就该化纸浆了。


走到另外一堆书,又点第二个编辑的名字。


诺大的仓库堆满了编辑们每天上班做出来的库存。


一小时仓库参观出来,所有编辑脸上都是红的红,白的白。


“我是编辑我可耻,我为祖国浪费纸”这是我当时的总编辑的“名言”。现在还可以加一句:“我是编辑我无能,我为仓库添库存。”


所以,仓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书上有仇的,书最好来了赶紧滚,最耻辱的就是在仓库占库存,最后化纸浆。


基于书跟仓库的仇恨关系,仓库越简陋越好,越破越好,仓库的管理人员最好更简单更粗暴。


书们的最具成就的时刻,就是离开仓库的时刻;


书们解脱的一刻,就是除去身上的灰尘,终于化为纸浆的一刻。


读库把自己的库房做得这么宽阔,这么干净,这么整洁得简直具有美感,还能开发布会,还要接待南通的小朋友参观,这很奇怪。


喝酒能够建立感情好办事,我做编辑的时候经常跟发行部的同事喝酒,这样他们就非常乐意为了我的书跟各地的新华书店业务员喝酒。这样我们的书就会卖得好一些。


给书开发布会请来各路媒体报道,这样我们的书才能够让读者知道。


虽然地面店渠道的账期是八个月起;虽然网店打折疯狂到了我们自己要去进货的地步(比我们的成本还低);


虽然出版社也肯定要八个月起跳到账期去跟印刷厂、纸厂结算……


虽然出版社转头就跟作者说当当卖出去的货版税打对折,并且签进合同里面;


虽然作者一被“养大”就被其他出版社稍加勾引转会跳票;


虽然有一位大媒体的男记者跟我说某某很猛的民营出版机构已经红包给到了3000元。


但是,如果不过”我是编辑我可耻,我为祖国浪费纸“的生活,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我们可以说书很重要是精神食粮一定要按原价卖书吗?


我们可以给印刷厂纸厂的钱当月结款吗?


我们会给作者高版税且从不拖欠,最好主动提前付吗?


我们的作者会在贝壳里面做珍珠就被我们发现,当了珍珠之后,还一直做我们的作者,对诱惑不容易动心吗?


我在出版社最怕渠道宣布你不参加某某活动就把你下架,让读者搜都搜不到;读库没有这个烦恼,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上架过。


当读库选择有自己的库房的时候,同时选择的是图书不在主渠道(新华书店、当当京东亚马逊)不在二渠道(民营发行,常常一边发行一边做盗版)出现。


所以,任何商业竞争的炮火,都不会烧到读库。


所以,读库基本不打折。


所以,作者的版税高而且及时结算(我作为读库作者可以证明);


所以,读库的书总是用最恰当的纸,那些纸大多价格不菲(其中《传家》用的雪面双胶手感好得让人想哭),因为不用跟随时准备打折的一摸就掉渣渣的纸做的书竞争。


所以,读库对纸厂和印厂的结算总是快而及时的。


“我们的结款,要按照合同承诺的走,最好能够提前十天结款。如果一笔钱终究要结算的花,让人还没有想起来催的时候就收到钱。”


这是我跟童书妈妈出版部门的同事说的,也是六哥曾经在某个夏天的下午跟我说的。


所以,读库的书总是没有腰封,因为不需要那些喧嚣的广告语;


所以,读库的书总是设计得低调朴素,因为不用花时间去抢眼;


所以,读库的作者总是第一时间满足六哥的约稿,因为他们一直都被尊重和善待。这次在现场看到了十个作者,我还发现他们大多不爱说话,微笑、害羞。


读库的作者是总是能够安安心心写作的人。


写作本身就能满足他们。



现场我也看到很多读者,他们大多穿棉麻质地的衣服,颜色为黑白灰蓝杏色为主。等候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坐着,听讲座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听着,现场有一种心灵流动的静寂感,你会看见很多人同时在一个时候红了眼圈,但都没有流下眼泪……

这样的作者、读者、出版者、媒体、纸厂、印刷厂……跟他们最相配的,就是这样一个库房。我们一起创造的书,我们一起喜欢的书,它应该被在这样一个干净明亮的库房里面,被最温柔美好地对待。

我还记得童书妈妈的书寄存在读库库房的时候,有读者专门给我发微信,说:

“你们用来垫箱子的纸又柔软又雅致,书在里面像一份礼物一样。”

她还说:

“我把这些纸用熨斗熨平了,放在玻璃板下面,是非常好的书桌图案。我就在这个书桌旁边看你们的书。”

谢谢六哥,谢谢读库,在南通这个库房里面,我看见了关于书的独立、坚持和美好。


注:
1. 部分图片来自公众号“读库小报”。
2. “12岁的间隔年”,真实记录12岁女孩白羽梵从某名校退学在家歇一年的故事——包括为什么,怎么做,最后如何。目前间隔年在进行中,你赶上直播了。值得关注啊!

诚挚邀请大家星标我们的公众号,并在文章末尾点“在看”,以便优质的内容更好传播~

END

如果你喜欢本文,你还会喜欢

三川玲:我为什么让女儿从名校退学

三川玲:

像朋友一样,和12岁生日的女儿聊聊生命


三川玲:

我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的家长




 书单 向微信后台发送“书单”获取各年龄书单
 加入 向微信后台发送“招聘”获取招聘信息
 转载 向微信后台发送“转载”扫码进转载群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童书妈妈限时团购专区

    阅读原文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微信二维码

      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微信二维码

      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最新文章

      同题作文:读库的老六伯伯太难了!  2020-06-11

      白滔滔跟职校毕业生聊聊就业、生存、梦想,你要来听吗?  2020-06-11

      教育视频 | 把孩子送到学校就可以了吗?看来你对教育真的有误解……  2020-06-11

      爸妈不吼叫指南:当孩子拖延、哭闹、沉迷电子产品……如何理智地和他们沟通?  2020-06-09

      数学启蒙小专场:让孩子自己琢磨,他才会对数学充满兴趣  2020-06-09

      教育视频 | 长期宅家讨厌学习,只是因为缺乏正能量吗?  2020-06-09

      白滔滔:世界上有“快教育”吗?  2020-06-08

      7-12岁图书推荐:让孩子成为不会被生活击垮的人  2020-06-08

      教育视频 | 美育小讲座:孩子爱玩颜色,可别忘了引导他这样做……  2020-06-08

      日本畅销书作家:怎样把孩子培养成不会被生活击垮的人?7-12岁必读  2020-06-0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同题作文:读库的老六伯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