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戒毒师的吸毒史曾经30次戒毒3次自杀

要不是在舞台上突然沉默了一分钟,没人能真正意识到顾瑛曾是个吸毒者。

就像毫无预兆的断电一样,她事后只记得黑暗突袭了大脑,强烈的探照灯烤焦了地板,身上穿的衣服也湿透了。台下几百名观众正把目光锁在她身上。顾瑛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脑子又断片儿”了。

这种感觉顾瑛再熟悉不过。从1991年开始,差不多十年的吸毒史中,这种感觉不知道多少次侵扰她的生活。前前后后30次戒毒、3次自杀,她想尽了所有办法告别毒品。可是,最近当她在一家地方卫视的演播厅中央,讲述自己坠落后“如何从地狱的缝里爬上来”的时候,吸毒留下的后遗症又找上门来。

聚光灯下的她已经45岁,这位曾经的模特和年轻时一样爱美。齐肩卷发挑染成了粉紫色,浓密的睫毛涂得精致饱满。演播厅外,顾瑛是上海阳光戒毒中心的一名戒毒师。套上一身白大褂,在一间被粉刷成暖黄色的心理咨询室里,她敲开了三十多位毒品上瘾者的心门,倾听了他们的隐秘。

隔壁的家属接待室,纸巾总是不够用。同来的吸毒者有人已经上瘾20年,对戒毒感到无望,有人产生了“被害妄想”,身边两个人同时拿起手机,便以为他们要合谋暗害自己。

在静静地听完他们的讲诉后,顾瑛很少直截了当地劝他们戒毒。她总是先试图让他们感到自己的“真诚”。有一个女孩儿在朋友的请求下被迫来到咨询室,但她并没有强烈的戒毒意愿。顾瑛买了水果和蔬菜,亲自上门给她做饭,陪她聊了七八个小时,此后女孩儿终于向她打开心扉。

人们很难想象,坐在这些染毒者对面的顾瑛,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3次尝试自杀的她,手腕上还有刀割过的疤痕。她身高1.73米,最瘦的时候只有92斤,浑身只剩下骨头,“照镜子时连自己都害怕”。

如今,16年再未碰过任何毒品的她,形容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忙完工作后,她“狗洞能钻龙门能跳”。每个周末,她要么陪母亲和姐姐买菜做饭,要么去养老院看望一位98岁的老奶奶。她还有个心愿,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拍成电影,作为教育片,在社区、学校和戒毒所反复播放。

她现在已经“完全卸下了包袱”。然而,和许多前来向她求助的人一样,她对生活曾只剩下一种设想:“哪天钱用完了,我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慢慢地结束自己。”

初尝海洛因时,顾瑛才19岁。她是“母亲的骄傲”,年轻漂亮又有才能,一篇千字的文章,她看3遍就能背下来。15岁时她考入上海中华时装公司,成了上海滩第一批时装模特。

“90年代初,‘万元户’这个词刚刚兴起时,我满不在乎,因为我一个月的收入就上万元了。”顾瑛回忆。她说自己做过模特,也做过外资企业业务主管,单从公司的一笔地产交易中,她就挣到了33万元。在很少有人炒房的年代,她还买下一套上百平方米的高层公寓。

从她的初恋男友杨飞那里,顾瑛第一次接触到海洛因。打开那一包白色粉末时,杨飞告诉经常失眠的她,“吸一点能帮助睡眠”。

“只有小拇指指甲缝那么多,大概0.01克。”顾瑛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比划道。

26年过去了,她仍然深刻地记得那种感觉,“整个房子都在转,感觉人飘在云端,慢慢往上升,安静如水,直到睡着。”醒来时,整整一天过去了。

海洛因带来的无与伦比的镇静感,让顾瑛无力抵抗。因为父亲花心,父母一直吵架打架,她从小“烦透了”,经常大喊“你们去吵去离婚吧!”15岁时,她便放弃学业,跟着公司跑去全国各地演出。甚至,父亲出车祸去世时,顾瑛没掉一滴眼泪。

“我看到凡是吸毒的,在家里都没有找到安全感。家里有爱的话,就不会出去找温暖了。”顾瑛说。

在成为戒毒咨询师后,顾瑛听过太多人描述相似的场景,男男女女聚在一起,随着激昂喧哗的音乐,疯狂地挥舞着手臂,同时大喊大叫。有人突然感觉自己光芒万丈,成了一个“上帝”般的人物,有人身处破败的房间,却看见屋里铺满了金子,有人则伸手去摘路边的树叶,以为它们都是百元大钞。

不过,当幻觉破灭,毒品又无法触及,他们才真正“从天堂跌入地狱”。

被家人关在房间里后,顾瑛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痛苦。整整十个小时,她不停地流鼻涕掉眼泪,明明是大夏天,却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窖,盖3床被子还是觉得冷,浑身打颤。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热,感觉在被火烤,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了,皮肤上渗出的每一滴细汗,都像是针在扎自己的毛孔。同时,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她的骨头,猫爪抓挠她的心房……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一个女戒毒师的吸毒史曾经30次戒毒3次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