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题图 /石涛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配乐/ 古琴唐彬,古琴白无瑕,屠化冰 - 长安幻世绘 器乐版主题音乐(remix)

音频制作人 / 树

往期音频请至喜马拉雅收听




青门饮 寄宠人


边马嘶风,汉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残照。

古木连空,乱山无数,行尽暮沙衰草。

星斗横幽馆,夜无眠、灯花空老。

雾浓香鸭,冰凝泪烛,霜天难晓。


长记小妆才了,一杯未尽,离怀多少。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料有牵情处,忍思量、耳边曾道。

甚时跃马归来,认得迎门轻笑。


作者/ [宋朝] 时彦










宠人是个很特别的称呼。叫爱人,则显得文气,叫情人,则不免流俗。唯有宠人,热恋而不失审视,情浓而兼有法度,又别致,又亲热,不温不凉,刚刚好。


当然,热恋中的人其实叫什么阿三阿四都行,都是极好的,他们根本没功夫去分辨这些不紧要的小事。这么咬文嚼字的人,比如我,纯粹只是因为无聊罢了。


总是会有这样的时候:又无聊,又忍不住去想,又想来想去想不出个结果,又无计可醉,又不能闷睡,太清醒了,所以就斗不过孤独。时彦说,这就叫“醒时烦恼”。


李商隐曾在一场夜雨中烦恼不已:“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夜雨迷迷蒙蒙地下着,诗人朦朦胧胧地思念着,心中的场景似乎也是模模糊糊的,一切都像是在醉梦之中,只知温情,不辨冷暖,所以,其实倒也并不使人太过于伤感。


而时彦,长夜难眠,愈来愈清醒,心中期盼的那个场景也就愈加遥远,愈加清晰:“甚时跃马归来,认得迎门轻笑?”如此鲜活的重逢,怎能不使人朝思暮想而又心乱如麻?于是,那份烦恼就像是横亘在心中的嘶风、翻雪、古木、乱山,愈来愈迷乱,愈来愈夹杂,愈来愈不知来处,愈来愈无从断绝。




荐诗/陈可抒

诗人、诗评人
评注出版《海子抒情诗全集(评注典藏版)》




猜 你爱 读


诗歌|来耕耘我的身体吧,至少给它三次灌溉


摄影|冬天结束后,夏天就不远了


绘画|并不是每个接近你的人都带着爱意




第2818夜
本期主理人 / 流马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投稿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广告&商务微信:601694740 (注明商务合作)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